金沙国际走向死亡的行军

1942年4月,从菲律宾巴丹南端通往奥东纳尔战俘营的路上,七万多名美国和菲律宾战俘在日军的押送下,正艰难的行进着。在似火的骄阳下,战俘们伤病在身,饥肠辘辘,衣衫褴缕,满身污泥,毫无生气。这是怎么回事?事情是这样的: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,发动了太平洋战争。在日军凌厉的攻势下,美国在菲律宾战场上连遭惨败,被迫退守巴丹半岛。日军继续猛攻。1942年4月9日,7.6万多名困守在巴丹半岛上的美菲联军向日本军队投降。怎样处理这么多的战俘呢?日本当局派遣政信中佐来到巴丹并宣布帝国密令:尽快消灭美菲战俘。他说:“这次战争是种族战争,因此,在菲律宾活捉的美菲战俘,必须一律处死。为什么要处决美军战俘呢?因为他们是白种人。为何要处死菲律宾战俘呢?因为他们是亚洲民族的叛徒。”为此,日本还将曾血洗南京的第16师团派到巴丹半岛执行帝国密令。4月9日,战俘们在日军押解下从巴丹南端的马里韦莱斯出发,每300名战俘编为一组、开始走上死亡的旅途。许多战俘伤病在身,饥肠辘辘,在弯曲的山路上艰难地行进,沿途遭受日军不断的打骂、侮辱和杀戮,路旁沟里,死尸纵横。3天之后,战俘们才走到巴兰加。日军的行径更加凶暴残酷。骄阳似火,沿途无树,战俘走在坎坷的山路上,得不到一滴水、一口饭,脸上身上落满厚厚的尘土。成百上千的人中暑、饿昏、渴死,魂断荒山野谷。在通往卢巴奥的路上,烈日炎炎,日本军人踢翻路边百姓送来的水罐,存心要把战俘渴死。战俘稍有反抗,日军就用战刀砍下他们的头颅。日军强迫当地百姓挖了许多大坑,将许多伤员活埋。一名美军上尉被活埋后,他的一只手一直露在外面并软弱地、令人恐怖地向苍天乱抓着。被日军杀害的战俘尸骨、干瘪的黑紫色五脏六腑堆遍沿途。日军为了取乐,竟一次用刺刀挑死300多名美军战俘。幸存的战俘在圣弗尔南多上了闷罐车。100多人挤进一个车厢,许多战俘被闷死,但他们的尸体却仍在原地挺立着。来到离奥东纳尔战俘营还有8英里的卡帕斯时,7.6万多名战俘已被日军杀掉2.2万人,这比在巴丹战役中战死的美菲军人总数还多得多。幸存下来的战俘们,衣衫褴褛,满身污泥,浮肿脱形,毫无生气。许多人已无法站立。战俘们在奥东纳尔集中营里饿得吃猫、狗、老鼠、吃垃圾,坐以待毙。日本军方为了掩盖这次死亡行军的滔天罪行,才不得不留下这些美菲战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