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书年的

金沙国际,火花,是贴在火柴盒上印有图案的画纸;烟标,是烟制品的商标,俗称烟盒。火花和邮票、烟标并称为世界三大收藏品。提起它们,也许很多人会觉得没有什么,但是对于火花、烟标收藏者来说,这些不起眼的小纸片却是令他们爱不释手的宝物。在我市,就有一位火花、烟标收藏者,他12岁开始迷上这些小东西,迄今已78年了,他就是90岁高龄的赵书年老人。
6月22日,记者从市收藏家协会会长王新民那里得知,赵老准备在他的有生之年,将毕生所藏的开封火花结集出版,遂前往采访了这位老人。
赵老是全国火花、烟标收藏界的“大腕”,他从事这类藏品的收藏时间有78年,藏品近60万枚。“小时候,看到父亲收藏邮票,我觉得很好玩,但我没有经济来源,弄不来邮票,12岁的时候,我开始搜集火花、烟标,谁知迷上了这些小东西。”赵老谈笑间脸上浮现出孩童般的微笑,让人觉得这是一位非常可敬的长者。

1949年,开封火柴厂开始生产火柴,赵老也真正进入了他收藏火花的黄金时期。赵书年说:“我把开封火柴厂生产的火花寄给全国各地的收藏爱好者,也结识了很多朋友,保持联系的爱好者最多的时候有3000多人。”为了结识天南地北的藏友,赵老在全国第一个组织建立了“火花收藏交换网”,并作为志愿者为开封火柴厂销售火花,他与开封火柴厂结下了不解之缘,他的藏品也越来越多。

改革开放之初,赵书年以其过人的智慧率先在火花领域作出积极反应。他精心构思后,联系河大艺术系的教授苏政,为开封火柴厂设计出了“可拼式”的《清明上河图》火花,共28枚,并请著名书法家武慕姚写了说明,请著名篆刻家庞白虹刻了《开封火柴》图章,使一枚小小的火花有了极高的文化含量。同时,这种能分能合的“可拼式”艺术表现手法,很具开创性,对在火花上“移植”古代书画作品、弘扬民族文化是一个有益的尝试。这套火花生产后,一时分外抢手,仅赵老便为开封火柴厂卖出了数千套。“火花大王”季之光说,搞火花展如果没有《清明上河图》火花,就不能称之为火花展览。
2003年,开封火柴厂破产,赵书年感到无比遗憾,他筹备出版的《开封火花图鉴(1949年~2003年)》作为全国火花界编写的《新中国火花图鉴》的一部分,也只能永远停留在2003年。在他的家中,记者翻看着他收藏整理的开封火花,真让人叹为观止。方不盈寸的火花,品种繁多、图案精美,且各个时期有不同的风格,洋洋洒洒,五彩缤纷,不仅能反映出开封的风土民俗、古迹景观、文物艺术等,还真实地记载着历史的变革、社会的进步。赵老收藏的开封火花,涵盖了开封火柴厂54年间生产的每一套火花,其中还有许多没有生产的样标。

通过收藏火花、烟标,赵老对我国火柴、香烟产业的发展史和火柴、香烟知识了如指掌。由于年事渐高,子女们对火花、烟标的收藏又没有兴趣,去年,赵老把他的17万枚烟标藏品赠给郑州市一位收藏火花、烟标的忘年交。前不久,他又将30万枚火花藏品赠给了这位年轻人。他说,这位年轻人对火花、烟标情有独钟,这是他的藏品的最好归宿。

眼下,赵老筹备了十几年的《开封火花图鉴》已全部就绪,正在与投资商洽谈出版事宜,相信不久的将来,一份带有开封特色的文化精品将与市民见面。